AV女优是怎么工作的?硬盘女神们的收入有多少?以及他们的态度

发布时间:2015-06-26 06:07 作者:Q趣家园 点击:我要评论()

日本女作家井上节子日前出品了自己的新作《AV 产业:一兆日元市场的意识》一书,书中对已成为日本“支柱产业”的 AV 产业进行了揭秘。想让这篇猎奇科普读的更生动有趣,就先看个视频吧——2013年飞碟说《硬盘里的女神》: 非常和谐的背景音乐,看完视频再打开,文字太长,骚年们慢看。。。   东京都千代田区神田街是以售卖各类旧书著名的街道,凡是跟文化沾点边儿的人,没到这里走一走,似乎都会有点底气不足。旧书店分类详细科学,每家店经营的范围都不一样。这条街附近,各大著名高等学府林立。一抬头就会看到私立大学租来打广告的直升机在空中盘旋。神田街在日本文化人心中的地位,类似于北京的“琉璃厂”之于中国文化人。顺着神田车站往(地)神保町方向走,如果仔细地在马路左边扫街,就能看到一家名叫做“芳贺”的旧书店。自动门打开,似乎就打开了近 30 年来日本 AV 的发展史。过去近 30 年间,这家书店一直以专门出售 AV 相关书籍闻名。它在神田,一如 AV 在日本文化中的存在价值。   源自桃色电影   因为日本 AV 在全世界的流行,有不少外国人偏激地认为,日本影像文化本身就是“淫邪”的。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AV 是英语 Adult Video 的缩写,即成人电影,日本社会学家江原由美子在《性的商品化》一书中,称 AV 产业是“以唤起男性性兴奋为目的而进行的女性裸体影像买卖行为”,也是社会男权的某种反映。在日语中“女优”就是普通的“女演员”之意。“优”本身来自中国语汇的“优伶”和“俳优”。由于各种渠道的传播讹误,不少人一听到“女优”,就会毫不犹豫地往 AV 方面想。   自从电影在日本诞生以来,日本电影一直十分保守。尤其在全民皆兵的侵华战争期间,绝不允许表达私欲的作品出现。1960 年代之后,日本电影中对于性的表现顺应了西方存在主义发展的思潮,也成为电影开发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重要手段。1970 年代初期,由于日本电影业界不振,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“日活”电影公司开始大量拍摄以男性观众为主的“浪漫情色片”,俗称“桃色电影”。1980 年代初期家用录像机普及,人们不用再去电影院,就能以低廉的价格租赁录像带在家中观看桃色片。这种观影方式带来了“内容产业”的革命。   原来“日活”电影公司的桃色片录像带根本无法满足广大的市场需求,于是影像界一个新的类型“V-Cinema”(也就是专供租赁店而拍摄的)出现了。1981 年 5 月,AV 界天字第一号作品、日本录像影像公司的《偷窥奥秘》诞生。随后,成人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小路谷秀树提出“成人录像”这个词,简称 AV。这些用录像带拍摄的影片与“日活”浪漫情色片不同,它们不指望剧场公映,只供在极个人的观影环境中满足想象。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,它更具有私密性。这一使命使 AV 几乎毫无艺术性可言。   1981 年 11 月,拍摄桃色电影的老巢“日活”坐不住了,推出了爱染恭子这位女星,其中采用动真格的“本番(日语词汇,汉语意思为”动真格的”)”拍法,反响如潮。1984 年末到 1985 年初,小路谷秀树起用许多外表清纯的女优拍摄《本番小姐》系列,树立了“比起是否本番来更重要的是女优的清纯感”,掀起了第一次美少女浪潮,也由此诞生了所谓AV女优这个专门用词。早期 AV 多数可以“拟似”出演,也就是可以虚拟动作。但近年来,基本都是“本番”出演。也有许多人气 AV 女优出名后可以不再进行“本番”出演,而可根据尺度改为“拟似”出演。相应的,过气的女优则常常“降格本番”。名噪一时的 AV 女优饭岛爱一般演出都是“拟似”,所以才写下《柏拉图式性爱》这样一本自传。 AV 女优 硬盘 女神 态度 岛国 女优收入没那么高   一般而言,AV 从制作到流通的过程是:片商下单→制作公司承接制作→送审→洗印拷贝包装→批发商批发→音像店→消费者。   最简单的拍摄单位是一部机器,一个摄影师,一个导演,两个演员。有时候为了压缩成本,甚至导演要兼摄影和男主演。因此一部作品的拍摄时间最短大概只需 1-3 天,制作费用约合几万人民币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,其中大部分要支付给 AV 女优。如果女优隶属于某经纪公司,那么所得至少五成、多则七成要上交公司。有些“条件”不错的女孩第一次出演,最高能拿到 5 万余人民币的报酬。最低廉的女优,据说一天的薪水只有约 1000 元人民币 (在麦当劳等打工时薪 65 人民币)。   1980 年代中期,大型出租连锁公司 TSUTAYA 开张,各种规模的出租店也遍地开花,专门开辟出成人电影专区。直至今日,全国共有近 6000 家租赁店,有近 3000 家音像店进行售卖活动。有一些租赁店会将成人影像区与普通影像区以布帘相隔,以保护租赁者的隐私,尽量不引起青少年的注意,并避免引起一些人士的反感(绝不像网上传闻的要在 AV 商品架上亮一盏红灯)。人们消费 AV 的另一渠道是购买。日本正版 AV 十分昂贵。最大规模的 AV 公司作品售价在一张 DVD150-450 元人民币之间。这一售价相对普通日本人的收入而言不低,因此,选择租赁的消费者更多。   1985 年 – 1995 年间,由于广大的市场需求和泡沫经济带来的利好,AV 业界基本是“人傻钱多速来”的状态。其后曾因为无序竞争而衰退。随着互联网和手机通讯的发达,通过网络和 iPhone 等手段下载,已经成为 AV 业界新的营销模式。 AV 女优 硬盘 女神 态度 岛国 根据调查,多数 AV 女优入行前、尤其幼年时期都有遭受言语虐待、身体虐待甚至性侵犯的经历。这使她们不同程度地患有多重人格性障碍(MPD)。早期,不少 AV 女优入行原因是家中借债,或是被迫沦落,或是不顾一切想要迅速挣钱。但近年来,AV 成为一些女性出名之路,其中不乏一些国立大学毕业生。比如赫赫有名的混血 AV 女优小泽玛利亚,“自身条件”非常优秀,做过英语教师等职业,但最后选择了这行,一为出名,二为发财。   由于 AV 女优的职业生命很短,一般只有 2 – 3 年,所以她们都要尽快争取洗白或出名的机会。近年来不断有 AV 女优谋求亚洲各地的发展机会,她们涉足台湾、韩国、印尼等地参与产品发布会等商业活动。小泽玛利亚出演台湾导演柯孟融的电影《绝命派对》,苍井空也在泰国出演青春电影。但这种转变为艺人的机会可谓凤毛麟角。   岛国对AV的态度和审查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,日本 AV 并非百无禁忌。一开始,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。因此最早许多 AV 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。后来,AV 作品的消费渠道发展为录像带租赁、网购、收费网站、商业大发pk10台的收费频道、快捷酒店或情人酒店的收费频道等立体化的方式。同时,由于日本对于著作权的保护十分严密,日本人也比较自觉遵守,基本不存在私自刻录传播的情况。与美国、荷兰、法国不同,在日本,即使是面向成人的 AV 片,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。根据日本刑法第 175 条对于“猥亵物颁布罪”的规定,出于维护公众健全的性秩序的目的,不能在大众传播媒介中直接表现隐私部分。因此所有AV出版物,必须打上马赛克(俗称“有码”)。 AV 女优 硬盘 女神 态度 岛国 1976 年,日本电影巨匠大岛渚的惊世骇俗之作《感官王国》完成,其中进行了日本影像史上最早的“本番”演出,并且是“无码”。由于该片是法国投资拍摄,政府无可奈何,只能禁止输入。随后三一书房出版的同名书籍《感官王国》中刊载了几幅剧照和剧本,大岛渚和三一书房社长竹村一被以“猥亵罪”起诉。虽然经过长期据理力争被判无罪,但《感官王国》的全本至今无法在日本上映。遭此待遇的还有著名导演若松孝二、武智铁二等人。   认定“猥亵”的标准会因时代而改变,但仍有些领域从未改变,比如展现与儿童有关的性内容一直被日本最高法院认定为违法。因此AV业界开创了打擦边球的“AV 动画”,即俗称“流氓动画”或者“色狼动画”。而由于对于“码”的限制仍然比较严格,也有一些日本公司在海外注册法人,然后通过网络经营一些违禁AV作品的贩卖。   如今,对于 AV 的审查,以日本录像伦理协会(录伦)、电脑软件伦理机构(软伦)、内容软件协同组合媒体伦理委员会(CSA,媒伦)、日本影像软件制作贩卖伦理机构(JVPS)、软件内容产业协同组合(VSIC)、全日本录像伦理审查会(AJVX)、日本伦理审查协会(JEJA)这几家为主。它们一方面防范下属制作公司违反法律和伦理,一方面也检举盗版行为。它们的审查随着时代的不同而会有细节上的变化。对于审查通过的作品,均发布在《AV Sider》这本月刊杂志上。2008 年 3 月1 日,因为对送审作品马赛克打得不够厚,录伦审查部长小野克已被以“协助猥亵图像颁布罪”逮捕,一同被捕的还有三个 AV 制作公司的老板。   报道中还援引作品内容发表评论称,综观日本几十年关于性表现的民主化斗争的结果,一方面这个国度展现了小心谨慎但慢慢开放的心态,一方面却又不断出现突破各种底线的违规操作。独立女性研究者,日本女作家井上节子认为,“整个亚洲除了日本之外,都受到比较严谨的宗教、文化、体制的规范,几乎不可能生产 AV”。日本的 AV 之所以如此受到关注,其实理应放诸整个亚洲传统文化之内进行考察。如此庞大的产值和从业人员,如此广泛而成熟的消费群体,使得如何看待日本 AV 产业的输出,成为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,而绝不可简单以“下流产业”四个字贬斥之。
    喜欢
    6
    失望
    1